新闻网

外婆的年粽


发布时间:2018-01-20 点击:1053

旺彩登录 www.resoview.net    年关将近,又到了该为新年许愿做最后冲刺的时候。我买了粽子当早点,没吃几口就失了胃口——米没淘净,粽子里竟还有沙子。我开始思念起外婆包的年粽,那是我尝过的最好吃的粽子。
  从小到大,过年时我都能吃到外婆包的年粽。
  每年除夕将至,瘦削的外婆就乐呵呵地在厨房里转悠,心甘情愿地为了她的后辈们忙碌着。外婆包年粽,细选料,精做工,慢烹久煮,一环接一环力求完美。她从来不叫小辈们帮忙包粽子,就算我们要帮她,她还嫌弃我们干活“马虎”。
  粉红的花生粒、花花绿绿的豆子,还有雪白的糯米早早就分门别类洗净浸泡在水里,泡得它们舒舒服服的、“长大”了不少,这才好用。而肥瘦相间的五花肉则切得大小合适,与各式调料一拌,也静静地窝在菜碟里备用。厨房的灶头上像变魔术一样被外婆摆放着一溜儿盆子,外婆这才施施然拿出一大捧鲜绿的粽叶,随手把一捆麻绳立在灶边。
  包粽子时,外婆左手掌心向上,粽叶覆于上,先平铺一层糯米,而后是花生和豆类,夹一块五花肉叠放于上,再一层豆一层米,最后盖上一片粽叶,翻折包起来。那粽子层层叠叠的,真像外婆紧紧地抱着小小的我们。接着,外婆麻利地给每个粽子外面缠上麻绳,扎紧。“扎粽子不能偷懒哩,扎不紧,回头只能喝一锅粥咯!”外婆笑呵呵地跟围观她的小娃崽说话,指间那绿油油的粽叶在翻飞。而小的们,其实已差不多开始流口水了!
  生胚入锅,柴火熬煮,一眨眼好几个小时过去,热气腾腾、香喷喷的年粽出锅了!
  按家乡习俗,拜年时要给“回礼”,这年粽自然就是外婆做给我们的春节“回礼”。她捞出一部分晾凉贮藏好,而锅里呢,通?;崃粝氯母龃篝兆?。这时,她洗洗手,布好餐桌,招呼围在身边的娃娃们一起分吃粽子。孩子们可乐开了花,小肚皮吃得一个比一个圆。
  后来,在我念高三的时候,外婆的眼睛患病,同时,她的风湿老毛病越发严重,竟到了双目失明,只能靠轮椅活动的境地。这下,她再也没办法给我们做年粽了。
  本来,妈妈和舅舅他们几兄妹约定好各家每年轮流做一次年粽,可小辈们始终觉得包粽子特麻烦,“做年粽”这一习惯终于成了泡影。热气腾腾的粽子们就这样从市场“飞”到我们的餐桌上,只是嚼在嘴里时,我味同嚼蜡。
  如今,我亲爱的外婆常遗憾无法亲手为我们包一顿年粽,我的心里也有一点淡淡的可惜。然而,我知道,我们缺失的只是舌尖上的顶级享受,外婆给我们的爱一直都在。她源源不断地,用她火热的一颗心环绕温暖着她的子孙后辈,就像那把馅料紧密包裹在内的粽子一般动人。(作者:甘宁)

  分享:

相关新闻
 
网络新闻投稿邮箱: net旺彩登录 www.resoview.net
山东科技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